复数的个体/陈劭雄/2012

 

 

“复数的个体”是一个不同于“群体”的概念。

 

在80 年代的艺术活动中,中国年轻艺术家以群体组织形成一种与当时艺术体制相对抗的力量,而群体另一方面又要求参与者放弃个体性而建立一个统一的主张。90年代的大尾象,吸取80年代的教训,更接近于一种个体的联合,介于个体性和群体性之间,群体创造艺术实践的条件使个体的创作得以实现。

 

但是作为说明“复数的个体”的例子是从2005年以来我和日本艺术家小泽刚的合作,这个名为“广东东京”的项目的合作方式成了与近几年我的个人创作的一种极佳对照。了解差异以便更了解自己,同时也深深意识到现代主义以来所倡导的个人独特性在今天只是一种自我满足,共同关注和共同趣味是我们的工作,也使我们更加深入思考个体与群体、群体和集体、以至国家等问题。

 

“西京人”是2007年开始的亚洲合作项目(日本的小泽刚、韩国的金鸿锡),证明个体是一种存在但不是单独的形式,没有一个想法是孤立的。如果说当代艺术追求观众参与的开放性,但是如果艺术家同行的对话还存在障碍,艺术家之间的沟通只是表面文章,那么如何设想艺术与普通观众的交流,这些说法只是一种视觉设计的陷阱和概念表态。西京人的实践从其自身的艺术尝试到作品涉及的内容都非常政治性。

 

和刘鼎的合作项目“没有空间的计划”是从2011年开始的,我们的工作更加针对语境的,这种工作促使我思考现在的问题……

 

 

 

 
 
 

-